<address id="pbbd3"></address>

<span id="pbbd3"></span>

    <form id="pbbd3"><th id="pbbd3"><th id="pbbd3"></th></th></form>

    <em id="pbbd3"></em>

      <address id="pbbd3"><nobr id="pbbd3"><progress id="pbbd3"></progress></nobr></address>
      <form id="pbbd3"></form>

      回不去的故鄉,走不出的鄉情

        ◇甘容

        父親去世后,回娘家成了一件奢侈的事。一則沒有了落腳的地方,二則生活似乎總是忙忙碌碌,經不起來來回回。

        娘家地處漢北河以北,皂市河以南,一個相對偏僻、交通非常不便利的小村落。聽長輩們講,這里原本是一大片沼澤地,新中國成立后,從五湖四海搬來的人多了,慢慢地填平了溝壑,才有了現在村莊。因此,村里姓氏繁多,鄰里聯姻的也比較多,一來二去,很多都是親上加親。俗話說:隔山容易隔水難。村子窩在兩條河腰子里,趕個集不僅隔著水,還隔著十里八村。在兩腳行天下的年代,能有顆糖吃,就是莫大的恩賜了。但是,我和我的小伙伴們仍然摯愛著這片貧瘠的土地,它不僅有著新鮮的空氣和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鄉野氣息,還孕育了小伙伴們一個又一個美麗的夢想,承載了我們童年時期太多美好的回憶。時不時有意無意地觸碰記憶的礁石,還是那么的有溫度。細細地品嘗,慢慢地體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遠走他鄉的日子里,苦辣酸甜任你回味,多少時候為成年后奔波世界里的灰色地帶靜靜療傷,為無處安歇、四處游移的靈魂撫平創傷。無論世事如何變遷,故鄉都是那一碗甜甜的羹。

        “田家少閑月,五月倍兒忙”。蛙鳴蟲叫,魚躍雀散,初夏的田野已是喧聲鼎沸了。扶搖而上的風箏擁入碧空的懷抱,地上的人們舒展著筋骨鉚足了勁,卷起褲管,彎下腰,任太陽蒸發掉汗水,任麥稈拂落帽檐。開滿繭花的手告別“二五八”、“三六九”,在田間地頭揮灑著汗水,大刀闊斧,干農活也是一副行家里手。閑的時候痛痛快快玩,忙的時候實實在在干,這就是他們的生活寫照。

        “我家樓下的空地是一個電影院,在夏天的夜晚,它不再出現,如今的孩子們,已不懂得從前那時候的人們陶醉過的世界……”悠揚的旋律毫不費力地將你帶回曾經陶醉過的時空,思緒了無痕。少時,村衛生所前的露天電影見證了幾代人的青春與成長。夜色降臨,兩根電線桿上夾一塊幕布,在那個娛樂項目匱乏的年代,露天電影是人們日常生活里最高級的消遣方式,也是小伙伴們樂此不疲的游樂場。當放映機射出的第一束強光打在幕布上,電影開始了,小伙伴們打著各種手勢在銀幕前尖叫著:“看電影了,看電影了!”伴著放映機的沙沙聲,電影人物響亮的對白透過空曠的村野飄向遠方。星空、蟬鳴、蛙叫以及擺著小板凳坐在銀幕前的我們,都是對露天電影最好的告白。如今,走在灰蒙蒙的天空下、穿梭在鋼筋水泥的森林中、躋身于繁華的都市里,露天電影是陽光燦爛的日子,再翻啟已是泛黃的膠片,黑白膠卷里有我們曾經快樂的模樣。

        離村子大概500米的河堤旁有一些零散的小瓦房,住著一個特殊群體,與村落遙遙相望,似乎格格不入,又覺渾然一體。房子保留著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基本構架:屋脊,房梁,灰瓦片,青石門檻。一磚一瓦都訴說著房子的悠久歷史和人情冷暖,有聲、有形、有韻。在那個擁有三兄四弟、七大姑八大姨的年代,等到孩子們都成家了,老人們為了避免與兒女不必要的爭吵,紛紛搬到河堤岸邊建起了小瓦房,算是與兒女們“分家”了。然后在房前屋后種滿了蔬菜,養起了雞鴨牛,孩子們閑暇時來摘摘菜,撿撿雞蛋,倒也其樂融融;過路的人來借個水,歇個腳也是平常的事。老人們從來不吝嗇他們的熱情與周到,久而久之,這一方寶地倒成了一個快樂驛站。

        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溫暖的角落,里面裝滿了幸福。雖然家已經搬離村子好多年了,但是每次回去,左鄰右舍依然呼吃喊喝,盛情款待,讓我深深地體會到,有一種幸福叫——回娘家。它不僅是一種牽掛,是失落心靈的避風港,更是一種精神的回歸。

        炊煙裊,游子歸,那里有等你的人;時光流轉,意象交鋒,那便是記憶里故鄉的模樣。莫說鄉路長,莫道鄉路遠——常回家!

        (作者系天門人)


      上一篇 沒有了
      念家 下一篇

      熱點圖片

      天門要聞

      天門綜合

      免费观看日本黄色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心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