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bbd3"></address>

<span id="pbbd3"></span>

    <form id="pbbd3"><th id="pbbd3"><th id="pbbd3"></th></th></form>

    <em id="pbbd3"></em>

      <address id="pbbd3"><nobr id="pbbd3"><progress id="pbbd3"></progress></nobr></address>
      <form id="pbbd3"></form>

      機器換人,更需“玩得轉”機器的人

      金興達的機器設備在黃黎鋒手中變得更“聰明”。

      熊鐘祥負責益泰藥業101車間機器設備的管理和維護。

      天門紡機所有新機器試制都要通過圣葉梅之手。 (通訊員 劉銀斌 攝)

      閱讀提要

      當下,數字化、智能化浪潮來襲,傳統制造業在這股浪潮中加速升級,加上招工難招工貴等問題頻現,機器換人成為趨勢。然而,機器換人背景下,更需要“玩得轉”機器的行家里手。在天門,就有這樣一群人。

      金興達公司黃黎鋒——

      琢磨機器人的技術達人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張茜 通訊員 陳飛

      11月19日,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在天門市金興達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生產車間看到,工人裝好工件,按下開關,自動送料機將工件送至焊接區域。焊接完成后,又自動將焊接好的工件送回。

      這臺自動送料機是該公司技術部副部長黃黎鋒的又一力作。金興達主要從事汽車零部件的研發與制造,焊接是極為關鍵又精細的環節,不僅工作量大且存在一定風險。

      2016年,該公司購回一臺焊接機器人,正當大家喜出望外時,黃黎鋒卻發現,機器人雖然“高大上”,但工作效率卻提不上來。

      “是人工上料速度太慢!”經過一段時間觀察,黃黎鋒看出端倪,想讓焊接機器人充分發揮效率,需要同等效率的自動送料機與之搭配使用。

      黃黎鋒四處請教,在網上搜索資料,與同事李燕軍一起研究設計。經過兩個多月鉆研,他們制作完成自動送料機硬件部分,但是軟件部分“PLC及伺服系統”與硬件的匹配還存在許多問題。

      黃黎鋒不斷對硬件系統進行改進與完善,一個多月后,終于制作出焊接機器人自動送料機,這臺送料機不僅降低工人作業強度,而且將生產效率提高兩倍。

      與機器設備打交道,在很多人眼中是一個枯燥活兒。今年40歲的黃黎鋒已從事工藝改進工作近20年,依然樂在其中。

      早些年,金興達的研發能力比較薄弱,與客戶公司合作時,幾乎都是按照對方提供的設計圖紙,原封不動地進行工藝規劃和零件生產。

      在工作中,黃黎鋒發現這些設計圖紙存在一個通病:某一種功能的零件存在多種不同結構。比如后懸置連接支架有10多種型號,每一種型號在結構上存在很大差別,細分下來企業需要生產的產品型號和種類繁多,經常會發生混淆型號的生產錯誤。

      “既然后懸置連接支架在汽車上的功能是一樣的,那為什么會存在這么多的結構呢?”黃黎鋒琢磨:如果有一種比較優化的結構,能夠將他們全部整合,這樣生產就方便多了。他決定將品種繁多的后懸置進行優化,盡量將型號統一。

      “工藝研發必須精益求精,在設置參數時一個小數點發生錯誤都會產生廢品。”黃黎鋒說,在公司的支持下,他一連兩個月待在車間里,天天與設計圖紙、機器為伴,反復進行生產、調試,再生產、再調試,終于設計出客戶充分認可的后懸置結構。

      金興達公司負責人介紹,這款后懸置結構獲得國家實用新型專利證書,每年為公司節省成本20余萬元。

      “工藝改進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在不斷追求完美的過程中,黃黎鋒還設計出帶減力裝置的離合踏板、選換擋軟軸支架、雙頭焊接自動焊接機、自動360度旋轉環縫焊機等設備。

      益泰藥業熊鐘祥——

      擅治“未病”的“設備醫生”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張茜 通訊員 吳軍

      “如果按傳統方法將拉桿拆卸,維修工期將延長,會嚴重影響生產進度。”益泰藥業101車間設備維修與管理負責人熊鐘祥通過縝密測量、計算和分析后發現,用銼刀進行修復處理,可大大節約維修時間。

      測量、涂色、銼削……狹小的工作室里,熊鐘祥和同事們一起與時間賽跑,連續奮戰8個小時,用銼刀一點一點解決原料車間1號冷凍機組的調速器導管變形問題。經專家現場驗收,調速器導管尺寸、精度、表面粗糙度完全合格,冷凍機組提前投入運行。“設備醫生”熊鐘祥成功解決了又一例“疑難雜癥”。

      在益泰藥業,熊鐘祥是公認的機修通才,鉗、車、銑、焊、磨等技術樣樣精通,先后獲得“湖北省技術能手”“荊楚工匠”等榮譽稱號。

      “要想搞定機器,就得成為最熟悉機器的人。”回憶起剛進廠工作的情形,熊鐘祥說。為了早日摸清機器的“習性”,他白天泡在車間,仔細琢磨機器的構造、師傅教授的技術要領;晚上回到家中,繼續鉆研《鉗工》《化工設備安裝》等理論知識。理論和實操兩條腿走路,讓熊鐘祥對維修中出現的問題,總是能找到解決辦法——

      車間購買的鍵銷容易腐蝕,使用時間只有3到5天,他建議買來材質好的鋼板,自己動手打磨、切割,制成的鍵銷可以長年使用;

      車間化工泵經常跳閘,他反復研究發現,是葉輪偏大造成電力負荷過重,他將葉輪進行改造,確保泵機正常運行。

      肝泰樂是益泰公司的主導出口產品,主要出口歐洲、南美、東南亞等地,年創外匯1000多萬美元。2019年初,肝泰樂生產設備故障頻繁,導致產品質量、收率、交貨期限常出現問題。

      接手任務后,熊鐘祥仔細對所有設備設施進行分類,加強維護保養,對易發生故障的重點部位安排專人盯緊盯牢,一遍遍進行巡查、監管,認真細致地做好備品備件的儲備……在熊鐘祥的“護航”下,車間設備運行正常,肝泰樂每月生產計劃得以按時完成。

      如今,他對車間的每臺設備都了如指掌,憑聽、看、摸、敲就能了解設備運行是否正常,把問題解決在初發階段,保證設備正常工作,省時又省力。

      “機器就像人的身體,需要保養和呵護。”盡管被稱為“設備醫生”,但熊鐘祥說,真正高超的醫生擅長治未病,提早發現病灶并解決問題。

      天門紡機圣葉梅——

      數控一線的巾幗能手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張茜 通訊員 謝婉靜

      調數控、校夾具、對刀、試切,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在天門紡機加工車間見到圣葉梅時,齊耳短發、明眸大眼的她正操作進口數控設備,生產公司主導產品棉紡并條機的核心部件——前中后軸承座。

      圣葉梅今年45歲,在數控一線與機床打了20多年交道,憑著一股子韌勁,成長為數控一線的巾幗能手。

      1996年,圣葉梅從學校畢業進入天門紡機工作,入行第一個任務就是跟著師傅學習操作當時全廠唯一的數控設備。“沒有電腦,所有的機器制作數據都靠畫圖計算,只能一遍一遍試錯。”圣葉梅回憶,她一邊苦練磨刀具技術,一邊自學《機械手冊》《數碼編程指南》等知識。很快,圣葉梅成為車間唯一能同時操作兩臺數控設備的女工。

      2019年6月,公司接到一筆大訂單,需要趕制TM3809Y機型,同時還要為即將到來的上海紡機展做準備。這是一種新機型,需要用到的模具類型千差萬別,每制作一個不同的零件就要換上不同的工樁,費時又費力。

      時間緊任務重,挑大梁的圣葉梅壓力倍增。看著各式各樣的零件,她突然靈光一閃:既然換工樁麻煩,那能不能打造出一種萬能夾具,提高工作效率?

      打開電腦,圣葉梅邊設計邊畫圖:先假設有一塊四方形夾具,再等距離打上不同的孔,測量尺寸,制作定位銷……經過近4個小時的計算和校正,她腦海中構思了千百遍的萬能夾具初步成型。

      還得讓圖紙變成現實。確定好萬能夾具雛形后,圣葉梅又趕到加工中心制作。終于,一款具備各種不同司孔的萬能夾具誕生。而圣葉梅通過這款萬能夾具設計出來的TM3817S、TM5263等機型遠銷到巴基斯坦和部分歐美國家,受到國際市場廣泛認可。

      天門紡機每年都要推出并條機新機型,新機型的試制總是由圣葉梅挑大梁。新機試制復雜,材料管控嚴格,不允許有失誤。“所有新機型的零部件都是唯一的,一旦設計、操作失誤,都有可能報廢。一旦報廢,前期所有的努力就付之東流。”圣葉梅說。試制過程中,她把女性細致入微的特點發揮到極致,凡事力求完美。從業以來,天門紡機20多類新機型試制全部由她領銜完成,而試制過程中的所有數據、信息都成為新機器量產的基礎。

      “鉆頭與砂輪間角60度,尾巴別太翹……”成為行家里手后,圣葉梅傾囊相授,把自己積累的工作經驗編成歌謠,幫助新同事盡快掌握專業技術。

      如今,圣葉梅榮譽傍身:“省巾幗建功標兵”“天門工匠”……榮譽面前,她很淡然。“大家普遍認為男性在制造領域更占優勢,其實女性也能干出成績。”圣葉梅說,熱愛是最好的老師,只要肯下功夫,女性也能脫穎而出。


      上一篇 沒有了

      熱點圖片

      天門要聞

      天門綜合

      免费观看日本黄色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心晴网